上海市老科学技术工作协会造船专业委员会
 

《游江南更忆江南》江南故地游记

发表时间:2019-08-22 18:23作者:朱洁根来源:微信WCH

游江南更忆江南


作者:原江南造船厂设计所轮机室

朱洁根


白居易有首词《忆江南》,记得其中两句,“风景旧曾谙”和“能不忆江南”。但我这里说的“江南”是曾经的江南造船厂,我从交大毕业至退休,都湮灭其中。我家窗户正对着江南厂遗址,天天看到,尽管成了世博会浦西展区后,面目全非。不久前发觉“遗址”内道路已经开禁,可以自由进出。6月22日闲着无聊,决定冒零星小雨游一次“江南”。


190822-7.jpg


我家紧靠内环高架的局门路口,局门路南段穿过原铸锻车间直达龙华东路上的厂中门,江南造船厂曾用名江南制造局,也是局门路路名由来,但这一段路被江南厂铸锻车间封闭成内部马路。2000年左右铸锻车间不能生产了,这块地卖给了李嘉诚开发“新世界花园”,一期造了办公楼、住宅各一幢,开盘4800起,二期又开工四幢住宅和一幢写字楼“新富港”,不料上海成功申博,要征用这块地。可能李嘉诚不卖账,不了了之,搁置了八年,草长得比人高。世博后二期完工开盘,价格是7.8万起,《新世界》改名《丰盛皇朝》,名称复古了,身价却大涨了,发了世博财。


190822-a.jpg


上图是江南厂遗址全景,从我家窗口拍的,广角不够,只能双拼。最左面二幢楼是新世界一期。在我视野中,皇朝二期住宅挡住了浦东中国馆和世博文化中心,右边新富港写字楼挡去了半座卢浦大桥。我不确定皇朝三期是否会挡住最后剩下的一段黄浦江江面,但愿能网开一面,毕竟皇朝的广告中有块小花园效果图,并非全部是水泥篱笆:


20190822


皇朝工地继续封闭着局门路南段,我只能从蒙自路南行至龙华东路口,新富港写字楼和世博会纪念展馆之间隔着龙华东路,这是新富港大门:


20190822


龙华东路从蒙自路口向东分叉成两条单行道,中间的绿化隔离带很宽,甚至包含了原老江南建筑红房子,延伸过了总办公厅才重新合拢。下图是从蒙自路口看世博会纪念展馆:


20190822


隔离带中还悬挂着一个船体骨架模型,寓意纪念展馆就是当年江南厂船体车间。模型的设计者独具匠心,在模型上空布置了一团黑铁丝,算是在冒烟吧,位置靠中,看来是老式的中机舱船型,但船头是先进的球鼻首,时空穿越了,也不管什么欧4标准了:

   20190822


走到纪念展馆门口,武警小战士很热情告诉我,这里是西门,进出口都在东门,票价30,学生和60岁老人半价。我告诉他我在这车间里干过活。他让我进大门拍了个镜头:


20190822


纪念展馆隔着蒙自路的对面有个柠檬黄色的建筑,写着“世博会博物馆”,几乎没门窗。我问门口保安,保安说里面是工作人员办公室:


20190822


继续向南,马路上很少行人车辆,却时常有警车或城管车驶过,人行道保洁和花草树木保养工作也无可挑剔:


20190822


但下个路口的东西方向路牌“局门路”让我诧异。我判断这段路原本是机装车间通往鲁班路门的大道。


路口西边一幢古朴的红砖建筑引人注目,我印象中是原木工车间,后经老前辈同事介绍,还是个古董—飞机库。1930年海军飞机工程处从福建马尾搬到这里,造过多架教练机和侦察机,看看网上的飞机库照片和我现在拍的照片,南大门上的山墙何其相似乃尔!显然,飞机库作为世博会展馆和老江南保留建筑,已得到了精心修复:


190822-b.jpg


新局门路向西延伸直达卢浦大桥,大桥塔楼旁一幢整修一新的欧式二层楼房,就是传说中的民国海军司令部。司令部大楼四周围着钢丝网,门锁着,没保安,我在新局门路对面隔着钢丝网拍了张照片:


20190822


再绕到大楼西北,镜头对准钢丝网间隙拍到了大楼北立面:


20190822


其实几十年来江南职工都只知道这幢楼叫夜班宿舍。上世纪九十年代前,上海的交通还很差,中班工人晚上十点下班后,路远回不了家的,就可以申请住这个夜班宿舍,工人对它还很有感情的,但现在这模样似乎有点过分漂亮了。


在网上有关海军司令部大楼的介绍文章颇为专业,说大楼南立面显现希腊多立克柱式三角山花门廊以及半园拱形凹入窗套古典风格:


2019082220190822


修缮过程中,在左右各一窗框内意外发现了二块被遮盖的石碑:


190822-0.jpg


隔着钢丝网,距离太远,光线不理想,拍得的石碑照片上字迹和石纹混淆,难以分辨,碑文又用词冷僻,我连猜带蒙认出大半文字,难免错漏导致文理不通(有疑问用粉色字):


右碑 :建设海军上海医院记

       斯院为减除本军病伤同仁痛苦而设去年九月四日鸠工值军费絀进行艰顾以病伤者之不得其所


左碑: 斯院建设寔未可缓廼厉行节用经营之论其成也为缀数语以志

       中华民国二十一年冬月

       海军部部长陈绍宽题


我看不懂碑文全部意思,猜测这位陈部长兼江南造船所所长对经费不足颇为无奈,但陈部长能如此体恤伤兵,也属难能可贵。另外,有关部门认为这二块石碑之发现,把传说中的海军司令部变成了清晰的历史,但我觉得正相反。清晰的是医院,海军司令部更模糊了。


新局门路到此处已是尽头,回头路向东过蒙自路,绕纪念展馆再向北拐弯直通皇朝工地南门,也就是原江南厂中门(铸锻车间门),看来新局门路是L形的,将来有望和中山南一路北面的老局门路会师。我在新局门路龙华东路口拐弯继续东进,可惜不能靠近黄浦江边,龙华东路南侧的原船台区都围着钢丝网,我进入停车场高举相机,也看不到江面,但勉强拍到对岸的中国馆和文化中心:


20190822


可乐馆后面的原船台区进不去,有个柱子标名江南广场,世博会地图上注名是船台广场:


20190822


再向前是企业馆和铁路馆,占着江边原修安车间和船坞的大片风水宝地,但是不开放:


20190822


再往前是江南厂东大门的位置,船舶馆是原江南重工股份公司车间,那旁边的二层小楼我记得是原来的厂医院门诊部,被查实是翻译馆而作为历史建筑保留下来,但也被钢丝网围着:


20190822


翻译馆前的假山喷泉倒还留着,但藤蔓喧宾夺主,假山不见石,池中已无水:


20190822


龙华东路到此为止,地下就是西藏南路过江隧道,原址的黄楼和第一食堂都已拆除,隔着隧道进出口可直接看到总办公厅:


20190822


又折返向西,龙华东路路中隔离带有钢板雕塑,上面的数字应该是特定年份,现场没有说明:


20190822


雕塑北边就是原厂部总办公厅,门窗都封了,围着钢丝网,还要派人看守,像监狱:


20190822


我绕到总办公厅西面的经六路上,钢丝网门锁着,岗亭里面却坐着三个看守,知道我想进内拍照,坚决摆手拒绝。一周后天气放晴,我又去了,一辆小车停在门口,钢丝门留着一条缝,保安站着无聊,我过去攀谈,他允许我进门口几米处拍了个远镜头:


20190822


看来总办公厅外观没什么变化。这幢凹字形的二层楼房是1940年日占时期“三菱重工江南造船所”建造,作为办公楼延用至世博会前,万幸被列入老江南保护建筑名册,世博会期间成为世博会员工食堂。如今大门贴了封条,窗户糊了纸,还设“重兵”保护,有点滑稽。据说按规划总办公厅将成为船舶博物馆。


再往西约百米还有幢红色楼房。江南厂自解放后一直担当着海军各类船舶修造任务,这幢楼是接船部队宿舍,偶尔也有高级军官前来视察,现在就凭此称之为“将军楼”,我觉得太牵强。但我理解命名者苦衷,叫它水兵楼,不拆才怪!我记得当年江南厂人都叫它红房子,门口有水兵持枪岗哨,但对工人很随和,工人有时会借口找人(如找XX轮机长),到里面的部队小卖部买紧俏商品,依稀记得我也随工人师傅去买过奶粉。


要说红房子是历史建筑,倒也并非徒有虚名,建造于1933年的此楼原是大公职业学校,五十年代初大公和另外两所学校合并成大名鼎鼎的上海船舶工业学校,俗称“上海船校”,新中国造船工业最早的技术骨干很大部分源于此校。文革后上海船校迁往镇江,多次扩张、改名,现在是江苏科技大学。江苏科大如果要寻根溯源,红房子该是祖籍,起码也是“之一”吧!下图中的红房子已被修缮一新:


20190822


我又返身走到“经六路”,北接高雄路,就是原江南造船厂北大门位置。在网上找到一张当年的照片,大门的左后方就是设计所大楼,门洞中依稀可见总办公厅:


20190822


但如今大门已不见踪影,可直接见到大半个总办公厅,只是原设计所已被新黄楼替代:


20190822


其实从我家窗口远眺,在新世界一期和皇朝二期缝隙间,也隐约可见总办公厅和新黄楼甚至翻译馆。可惜我没有长焦镜头,下面照片经裁剪放大,不够清晰。请注意照片右下角围墙上打开的白色大门,那是高雄路南沿长长的围墙上唯一的大门:


20190822   


下面照片是这个大门口的近照,挂着“浦江物业公司世博区域服务中心”招牌和“高雄路2号”门牌,记得高雄路2号是当年江南厂东大门的门牌,也是江南造船厂对全世界公布的地址,但是现在被移到高雄路中段原北大门以西位置。如今这是高雄路上仅存的一个双数门牌,移到哪里都不算错,可能江南厂认为冠名给物业公司总比丢弃强,但是设想一下,如果有人在网上搜索“高雄路2号”,结果会成为笑柄:


20190822


就这样结束游江南,实在心有不甘。尤其是我把随手拍的照片发给一位老前辈同事后,他建议我对翻译馆和中国现代科技和船舶设计的先驱徐寿老先生的雕像作重点补充了解。事情在十天后柳暗花明,通过关系,就在那个挂着高雄路2号门牌的办公楼里,找到了负责人R先生,他吩咐手下替我办了参观证,同时电话通知有关区域的保安人员,一路放行。


我先就近去了总办公厅,瞻仰了徐寿老先生雕像:


2019082220190822


说来惭愧,当年上班期间,我常常从徐老先生雕像旁经过而视若无睹!雕像前的铜牌上文字叙述太过简单,如今在网上打开百度文科,有关徐寿史绩的介绍文章连篇累牍,给我印象特深的功绩之一,是和英国(后入美籍)传教士傅兰雅一起翻译西方的大量化学著作。当时几乎没有可称得上英汉词典的工具,只能由粗通汉语的傅兰雅勉强口述,徐寿理解明白后成文,可以想象过程之艰难。翻译中碰到英文的化学元素名称,读音拗口又难记,例如Lithium,如果译成“里西额姆”,岂非给中国莘莘学子带来灾难,设想元素表中都类似这样的名称,背诵起来一定比学相声《报菜名》还难百倍。但徐寿先生无中生有,巧妙造字为“锂”,不仅音随英文,而且给这个元素名贴上金属属性标签。后来徐寿的这项元素命名法成了行规,造福千秋!日本还曾专门派人来华学习这项化学元素命名规则。


再说说那幢再生黄楼,R先生在他办公楼窗口指着说是原黄楼拆迁过来的,我才感觉有点似曾相识。设计所是我工作期间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所谓日久生情。现在鹊巢鸠居,拆了设计所,原地再生了黄楼,似乎还能接受,毕竟黄楼也是当年我和同事常去和外商、船东技术谈判的地方,有时谈到中午,还可借光享用免费午餐,黄楼的自助餐厅主要供外国船东驻厂人员工作餐,中西菜肴合璧,色香味俱佳。下面就是再生黄楼的靓照:


20190822


我站在由总办公厅和再生黄楼围成的院子内环顾四周,却满目沧桑!徐寿老先生雕像虽仍然孤立院中,但记忆中茂盛的紫藤架和四周高过办公厅屋顶的水杉、四季常青的桧柏、春天怒放的樱花、白玉兰,夏季开花的广玉兰,秋天飘香的桂花树,冬花春果的枇杷,那些树龄都已很长的花木竟荡然无存!世博让城市更美好,却容不下这里的满院秀色!


我下一个目标是徐寿当年创办的翻译馆旧址,即曾经的厂托儿所和门诊部。这幢砖木建筑的确认,源于二张史料中留存的旧照:


20190822


上面就是徐寿老先生(右)在翻译馆的工作照。而下面这张是当年翻译馆的外景一角:


20190822


以下是现在我照的外景一角,相比之下,旧貌新颜,基本格局变化不大:


20190822


修缮一新的翻译馆全景如下:


20190822


在翻译馆以西的下沉式露天剧场,显然原本是1号船坞:


20190822


相邻的2号船坞居然还在使用状态,远望一号赫然其中:


20190822


船坞前的蓝牌上写的是“退役回归江南仪式”。约三十年来,远望号是江南2号、3号船坞的常客,我猜想,这次远望一号退役后也许要长伴2号坞,成为船舶博物馆一景,主意倒是高招,不知船票几何?


20190822


3号船坞被远望一号阻隔,我没去探望,但愿别来无恙。


“江南”基本游毕,我交还了参观证,回到制造局路。这段路我上下班走了几十年,如今再走一回,感觉和从前大相径庭:


20190822


《丰盛皇朝》东门就在制造局路上,果真有欧洲皇家风范,当然不是普通人可以问津的了:


20190822


从制造局路中山南一路口,越过内环高架,可以看到局门路口敝人的寒舍“重矿大厦”,大家可以想象出我十多年饱受的噪音和空气污染之苦,世博会号称让城市更美好,世博之后pm10也确有改观,然而pm2.5改善无望:


20190822


我的房号2403和我在交大的班号相同,欢迎老同事老同学前来访贫问苦,顺便从我家窗口一睹江南造船厂的遗址(如今又成了世博遗址),但愿届时原世博遗址沿江绿地已经开放。上海老百姓为世博作了巨大贡献,还一块江边绿地补偿给百姓也不为过。我也问过R先生,这么多场馆空着、围着、看守着,长此下去,怎么得了?回答是留作下届市政府规划。我心中一动,请大家看看美国旧金山的世界博览会遗址照片。1915年旧金山世博会主题是“明日新世界”,绝大部分场馆在闭幕后拆除,只有其中三处保留,科博会和市政礼堂使用至今,而艺术宫成了开放式公园,是各国游客在旧金山观光必到之处,也是新人拍婚纱照的圣地。 我在1995年和去年先后两次去过那里,成群的天鹅和鸥鸟在水面游荡,大人带着小孩在湖滨散步,蓝天白云下没有高楼和工厂:


20190822


这是去年9月我去旧金山旅游时在艺术宫留影:


20190822


我的老同事蒋先生和白天鹅合影:


20190822


这位小女孩才是“明日新世界”的主人:


20190822


(全文完)

ZJG 2012.9.27.

推送:王韶华 19-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