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老科学技术工作协会造船专业委员会
 

老父题诗送我投军抗日

发表时间:2015-09-01 15:29作者:贾升来源:邮箱 LJB150901

老父题诗送我投军抗日




   抗战初期的1938年3月19日,故乡如皋县城沦陷,我们全家四散逃难。我和三个小妹、一个13岁的弟弟五个年幼的孩子,随父母寄居城北30 里的西场南郊的农村,不久,我们兄弟八人中,六个哥哥都在他们各个寄居的地方如东、如西、海安等地参加了当地的抗日自卫队、游击队的工作,当时的我还不满16岁,一样的同仇敌忾,满腔的热血沸腾,也跃跃欲试。这时,泰州有个老将军李明扬,组建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招收抗日青年参加他们的教导大队,我便与镇上的学长挚友洪本溪兄商定,同往投考,父母以我尚未成年,劝我继续求学,但见我意志坚决,也就同意了.


   记得动身的那天,天气很冷,父亲起了个大早,从杨庄住所步行送我到西场镇,在运盐河大桥下的码头,搭乘宁绍帮的快船⑤ ,经海安赴泰。临别时,父亲将一纸素笺塞到我的手心里,说了声“一路小心”就挥挥手转上了大桥。他要目送我们的航船悠悠向西远行.....回到船舱,展视父亲的手书,见是一首《送升儿之泰州投军抗日》五律。诗为:


晓起风霜肃, 蓉塘①送尔行; 二人②同志契, 双桨一舟轻;

     投笔班生志, 挥戈鲁师③名; 愿儿此行去, 勿让汝诸兄④!      


  读着这通俗易懂的诗句,我仿佛在聆听父亲的娓娓叙说和谆谆教诲。老人一片勉励我奔赴抗日前线,争取抗战胜利的殷切之情洋溢在字里行间,令我眼睛为之湿润。从此,这首诗的字字句句就深深印记在我的心头,陪伴我走过了漫漫的坎坷岁月,时时激励着我,直至今天,七十七年过去了,仍令我谨记难忘。


  今年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重新回忆并抄下这首诗句时,老父孝蔚公早已作古,我的母亲,如城著名的“军属老太太”贾刘逸芬也早已逝世,我这个当年未成年的少年也已年届九三,老眼昏花了,但当年的那一天,母亲倚闾依依送我出门,父亲佝偻着身体,顶着萧萧的北风,在晨靄濛濛中,踏着田间小路上的浓霜,携我匆匆而行的情景,以及到达镇梢时,传来河下快船催客的嘡---嘡---小锣声,还有先我到达的洪兄,含笑迎我,相将相扶跃下船头的情景,犹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父亲幼读诗书,工山水画,民初曾任如皋安定小学首任校长,一直追随乡先贤张啬公季直和先舅祖沙太史健庵公兴办通如教育、实业及地方公益事业,避乱农村时,作诗画自遣。抗战胜利后,又送幼子、两个幼女及两个孙儿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逝世后,遗有手抄诗作近百首,由我珍藏在箧,可惜十年动乱中全部散失,只有这首送我投军抗日的小诗,犹能在我的脑海里一字一句记得清清楚楚,值兹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敬谨把它抄录下来以志不忘,并以自勉。


                                  2015年7月改旧作


注 :① 蓉塘为现江苏省海安县西场镇古名。

    ② 同行另一人为我小学高一班同学洪本溪,即洪秉奇同志,原上海社科院哲学社会科学院负责人。

    ③ 鲁师指战国鲁阳公挥戈战韩,日为之返三舍之典故。

    ④ 当时我六位哥哥已分别在附近参加当地抗日部队,任军需、医护、政工及军事干部等工作。

    ⑤ 快船是当时活跃在苏北运盐河、串场河上的宁绍帮乌蓬船,以扯帆背縴日行百里为特色的客运班船。


本文作者:贾 升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协退休老编辑) 长春藤艺术团团长贾同澐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