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老科学技术工作协会造船专业委员会
 

鲍海燕《龙华红色随想》厚重的红色遗产

发表时间:2020-12-14 09:46作者:鲍海燕来源:微信LJB 201213

龙华红色随想

(龙华烈士纪念馆   鲍海燕)


千年龙华,是上海佛教文化的地标之一;

百年龙华,更是上海红色文化的地标之一。

当代文化大师赵朴初先生在龙华寺门庭上的联语,形象而概括了这两种文化交汇于龙华的奇特景象:


“到此认清净法身聘般若之青狮乘三昧之白象

隣近有嶙峋忠骨观桃花兮碧血仰塔波兮赤乌”


龙华,是有着深厚传统文化底蕴的古镇!古今史志已写得很明白了。


龙华,是上海红色文化的地标,那还是改革开放40年间,党和政府,在红色文化之源矿—龙华革命烈士纪念地(遗址)根基上,筹建了上海龙华烈士陵园之后,才渐渐广为人知的。


首先,我们说龙华革命烈士纪念地(遗址),是龙华原生态的红色文化之源矿,是有它的历史与来由的。


上海市龙华烈士陵园(简称“龙陵”下同),是经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批准,由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直接领导下建设的,不仅作为市政建设的重大工程项目,更是作为精神文明建设的重大项目,汇集了上海乃至全国的科技力量、历史、文化和艺术资源,起点之高、要求之严,在同类建设中是罕见的。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题写了园名“龙华烈士陵园”,江泽民题写了碑铭:丹心碧血为人民,陈云题写了馆名:“龙华烈士纪念馆”,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合署“龙华烈士纪念碑碑文”。


建成的“龙陵”,约占地285亩。所有烈士纪念设施,现在都成为英烈精神的物化标志物。


漫步在“龙陵”到处都能感受到精神和美的体现。


秋日,从“龙陵”的东门4号门(龙华路2591号)原松沪警备司令部门楼下可进入了龙华革命烈士纪念地,其中有原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门楼等部分建筑(龙华路2591号),有原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男女看守所(即龙华监狱),以及刑场(即革命烈士就义地,龙华路2501弄1号)等,占地约20亩。1988年,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根据国家文物局要求,1991年修旧如旧,原汁原味,保留旧时的风貌。是国内罕见的革命遗址!


201214-1.png


老式的一排排平房,满地的“弹格路”,暗示着曾经走过的艰难历程,飘飘落下的银杏叶一片金黄,思故之情油然而生,忆往昔峥嵘岁月,公孙树下先辈们打下的江山来之不易!右手边是原松沪警备司令部、看守所、牢房遗址,1927年至1937年间,国民党当局在这里关押、杀害了数以千计的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爬山虎藤下还有一个地下通道的入口,地下通道的有一端可达到1977年公布为上海市革命历史纪念地——龙华革命烈士就义地,1931年2月7日深夜,“龙华24烈士”在这里被敌人残忍杀害。它记载了民主革命历史时期共产党人和爱国人士在艰难困苦、环境恶劣下殊死斗争的光辉历程,见证了二、三十年代优秀共产党人的为共产主义理想,死不足惜的大无畏精神。据史载,在龙华及附近殉难的中共创建时期的重要领导人,就有罗亦农、赵世炎、陈延年、陈乔年、彭湃、杨殷、林育南等十数位,有曾在男女看守所关押过的著名革命家恽代英(牺牲在南京)、关向应(病逝于延安)等,还有鲁迅在《为了忘却的记念》一文中提到的著名“左联”五(文化)烈士:柔石、李求实、胡也频、殷夫、冯铿;还有在建国后担任省部级以上职务的张爱萍、方毅、汪道涵等百余人。无论监狱还是刑场,记录着殉难者和幸存者,他们的故事、他们的足迹,那是多么厚重的一份红色遗产!


201214-2.png


此外,我们说龙华是红色文化资源的富矿,不仅仅是拥有像龙华革命遗址这样原生态的红色文化之源矿,还有在此基础上,在筹建中创建的新颖的文化产品,如龙华烈士纪念馆、碑、纪念雕塑、龙华碑苑、烈士墓地、烈士纪念堂等纪念设施。无不蕴含着丰富的红色文化(精神)资源。


201214-3.png


站在龙陵的正门(南大门)入口处的“红岩”广场,我们可以看到“龙陵”南北主轴线上的三组特定主体纪念建筑序列中的第一组园内纪念建筑建筑,邓小平题写的“龙华烈士陵园”六个鎏金大字,悬挂在牌楼的横额之上。同时映入眼帘的是红岩石,这座峻伟的石山,它采自上海松江佘山数十块赭红岩石,叠筑而成,故俗称“红岩石”山。60年代修建龙华纪念公园时留下的园艺杰作,可称是江南地区罕见的人工景观,象征着烈士顶天立地的形象,格外引人注目。


穿过茂密的香樟林,沿着苍松翠柏组成的中央甬道,经纪念桥,瞻仰祭扫的一队队人群进入庄严肃穆的中心区 — 纪念广场,广场的正前方是位于陵园南北、东西轴线的交汇点红色花岗的石纪念碑。碑阳镌刻着江泽民题词“丹心碧血为人民”;碑阴镌刻着由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署名的祭奠的碑文。广场的两侧,耸立着《独立、民主、解放、建设》两座主题雕塑。纪念碑后即为巍峨壮观金字塔般的龙华烈士纪念馆。


龙华烈士纪念馆,形象展陈了上海百年英烈的光辉事迹。早在20年前建成,并于2017年成功完成了陈展的第一次创造性地改陈。纪念馆展陈面积拓展为6000平方米,分为上下两层,展线长度1300米,以《英雄壮歌——上海英烈纪念展》为主题,共分为“序厅(照亮信仰的殿堂)”“信仰的召唤”“使命的执着”“信念的坚守”“民族的脊梁”“胜利的奋争”“时代的先锋”“尾厅(仰望)”等8个部分。新的陈展,对宣传烈士事迹、弘扬烈士精神风貌方面,作了许多有益的尝试。


从龙陵的三号门(天钥桥路1155号),我们可进入龙陵西北面烈士墓区。它由烈士纪念堂、烈士墓和无名烈士陵组成,安卧着近1700位革命烈士的英灵。春天在一屏洁白盛开的白玉兰为背景柏树的映衬下,似向烈士致敬的礼花(图)。烈士墓为东南朝向的月牙形坡地,沿坡而上,浓郁的绿茵中整齐地排列着座座红色花岗岩卧碑,共安葬烈士800余名;环抱近旁的两层圆形烈士纪念堂,从空中俯瞰,纪念堂圆型的玻璃屋顶宛若太阳,与半月型的墓地交相辉映,寓意烈士精神与“日月同辉”。纪念堂安放着500余名烈士骨灰。纪念堂内置巨型瓷版画《碧血》。表达了后人对爱国志士的追思和缅怀。


无名烈士墓坐落在主轴线底端,由墓碑、雕塑《无名烈士》和长明火组成。这里安葬着271名烈士忠骨。无名烈士陵昼夜燃烧的长明火,象征着烈士们生命之火不灭和革命精神永驻。每年清明和烈士纪念日,是人们用鲜花缅怀和祭念英烈的圣地。


在园中漫步会随时被映入眼帘的大型主题雕塑吸引,“龙陵”纪念雕塑,计十多尊(组),坐落在烈士陵园室内外,其中有叶毓山教授创作的主题雕塑《独立·民主》、《解放·建设》;无名烈士墓地前潘鹤教授创作的《无名烈士》;龙华碑苑入口处刘巽发教授创作的《且为忠魂舞—龙华死难烈士群雕》;进入遗址区前田金铎教授创作的《四一二殉难者》纪念浮雕;纪念广场一侧王克庆教授创作的《五卅惨案》;青少年活动广场汤守仁教授创作的《少年英雄》;陵园左翼草地陈古魁教授创作的《解放上海》;刑场遗址内章永浩教授创作的《龙华烈士殉难地》;烈士纪念堂内外沈文强教授创作的《丹心》;陵园横轴线西端叶毓山教授创作的《万众一心》等,作者都是我国城市雕塑委员会成员和领导、我国当代杰出的雕塑名家,都是经过全国建筑、艺术、历史、文化等专家评审,几易其稿,成熟一个,塑建一个,既求速度,更求质量。每座雕塑内容,都取自上海百年重大历史题材。艺术家们丰富的创作经验、深厚的艺术表现力,形象地讴歌了志士、英烈,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事业而前赴后继、百折不挠的奋勇献身精神,弘扬了百年英烈可歌可泣的民族精神。“龙陵”纪念雕塑,不仅是“龙陵”艺术景观的一大特色,也是我国当代城市雕塑艺术杰出代表,凝聚百年革命史,英烈形象永存于世。①每一位艺术家每一座雕塑的创作都有一个传承的故事!


201214-4.png


龙华桃花—象征着英烈鲜血的陵园特色景观,因为有了这么一首名诗,便赋予了龙华桃花非凡的红色意义。


上个世纪,萧三编辑了一册《革命烈士诗抄》,影响过几代人,书中有一首是写到龙华的诗:“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穷。墙外桃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因为这首诗曾在幸存者中间传颂,说是在龙华监狱墙上发现的,编者以为是烈士遗作,便以《龙华狱中题壁》为题,署以“佚名”而编入。后来主编萧三得知道此诗作者还健在,是安徽省委的领导同志张恺帆,于是特地写信致歉。张恺帆在复信说:“我是幸存者,能获烈士称号,当不胜荣幸,何歉之有。”可见老同志的气度与胸怀,此诗以当时盛开在监狱窗外和刑场周围的桃花,比喻先烈的鲜血,一般鲜艳一般红,先烈的生命凋落了,但是他们的高风亮节,昭示着幸存的革命者和后来人,龙陵筹建,这首诗毫不例外地刻入“龙华碑苑”,而且采用张恺帆同志的手迹。“龙陵”已在2018年开始启动恢复“龙华桃花”的规划,这将为“龙陵”红色文化,添上浓艳的一笔了。


漫步在在园中,我们体验到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依衬纪念建筑的雄伟壮观!


201214-5.png


最吸引我的是“龙华碑苑”,碑苑的导碑是毛泽东的手书《蝶恋花—答李淑一》和《且为忠魂舞—龙华死难烈士群雕》,坐落于“龙陵”横轴线东端,一端连接纪念碑广场,另一端为“龙华革命烈士纪念地”(遗址区)入口,占地约20亩。碑苑另一端则是两堵《四一二殉难者》纪念浮雕墙。整个碑苑内,设有两座碑亭、两座碑壁;茂林修竹间,以河卵石和太湖石为材质的碑刻,千姿百态,每一块上都有镌刻着一首烈士的诗文,星罗棋布,洒落在碑苑中。漫步在草地花径、茂林修竹之中,可以浏览(阅读、欣赏)到近百尊烈士诗抄碑刻。


“龙华碑苑”是“龙陵”筹建时一个重要文化项目,前后分两期:一期在1995年开园时初具规模,接着与龙华烈士纪念馆开馆时同时完成现在的规模。


龙华碑苑是英烈精神的写照,是突出的红色文化产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影响可能远远超出二十多年前,设计展陈时预期的价值,有着永恒的意义,是龙红色文化的瑰宝。

中国是诗的大国,历来有“诗言志”的传统,英烈的诗文更是如此,我早先时候在龙陵网站工作时,曾整理过碑苑的诗文和烈士的生平事迹,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英烈的优秀诗文,很快就被烈士的为民族为自由为解放而奋不顾身的英勇气概所感染。


“龙华碑苑”的诗文题材是很有特色的:可称得上“百年英烈,百年史诗”。


“龙华碑苑”刊诗近百首,从全国古今碑林看,还不能算是多的,但都是精选的,有着独特的风格。


首先,根据当年民主革命时期上海的特殊地位,诗文的来源也是五湖四海,既要涵盖每个革命历史时期,同时兼顾各类身份的英烈,还要反映题材的丰富性。据当时参与筹建的同志反映,这些诗文是从各大图书馆的三百六十种(类)书中,初选了600多首,再从中选出300首,最后由北京《诗刊》社、上海作协诗词分会的专家、诗人等多次审定了现在刊刻的近百种。诗文评审委的一致意见是,碑是石书,要有永存意义。刊刻诗文要优中选精,具有代表性,英烈首先是战士,更是本色诗人!


龙华碑苑诗文的历史跨度,从鸦片战争至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其中主要是辛亥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民主革命先躯、共产党人、民主人士、爱国军人等,许多作者具有很高的文学修养;诗文形式,有律诗、格言、遗文、自由体诗等特色。许多是历来被选入中小学教材,如叶挺将军的《囚歌》、刘伯坚的《带镣行》、鲁迅《为了忘却的记念》等。


英烈的成长,无关贫富贵贱,而是牢记历史痛感(民族的耻辱),根植于信仰。为百年屈辱而忧国忧民,为寻求救国救民之路而坚定理想、深信马列主义!


“扶桑噩耗几回惊,一片雄心郁不平”(陈伯平)

“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周文雍)

“吴淞敌舰弛,黄浦竖番旗……唤取轩辕裔,生当报国时”(熊亨瀚)

“国步日艰难,生民似倒悬,青年应有责,破旧换新天。”(颜昌颐)

“向将为何世?共产均贫富。惨淡经营之,我行适我素。”(邓中夏)

“从今后,福音遍天下,文明只待共产大同。”(瞿秋白)

此外如夏明翰的《就义诗》、叶挺的《囚歌》、李公朴《诗一首》,都是对信仰的执着和坚守!④

“赤潮澎湃”(瞿秋白语)时代的英烈,个个都怀有爱国情怀,报效中华,立志鲜明:

“为国牺牲殇是福”(邓恩铭)

“誓志为国不为家……满腔热血沃中华,”(赵一曼)

“投身革命有作为,家法纵严难锁志”(何叔衡)

“宁碎头颅   还我河山”(朱耀章)

“男儿立志出乡关,报答国家哪肯还。埋骨岂须桑梓地,人生到处有青山。” (黄治峰)

此外,碑苑中还有邹韬奋的《题词》、柔石的《战》、邓恩铭《决心》、周文雍《绝笔诗》、茅丽瑛《遗墨》、池耕襄的《无题》等,无不呈英烈对中华民族炽热的情感和为此而献身的志向。⑤


英烈热爱生活,热爱生命,但更懂苦乐观、更懂生死价值:

“为革命生,为大众死,仗这般大义,死又何妨”(王步文)

“非求荣华非书痴,为求解放甘吃苦”(罗石冰)

“去休学者博士梦,愿作革命一新兵”(何挺颖)

“废书学剑”(周逸群),“重建乾坤”(罗学瓒)

“男儿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人生上寿只百年,无须留连”(朱跃章)

“誓死忽如归,慷慨赴大义”(陈其美)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仓”(谭嗣同)

前仆后继,希望未来,英烈信念如炬,九死未悔,用自己的死,来接近奋斗的目标。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夏明翰)

“牺牲我愧输先着,后死未忘天赋责”(陈伯平)

“失败膏黄土,成功济苍生”(周从化)⑥

  信仰能够让人的生命价值,超越死亡化为永恒。


漫步在园中,我们读到英烈的初心使命!“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⑦,我们感受到英烈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


“龙华碑苑”中的书法又是一大特色,镌刻李大钊、蔡和森、瞿秋白和鲁迅等创作的诗文90余首,除了个别的一、二首系烈士手迹外,其余都是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谢稚柳、顾廷龙、程十发、沈鹏、钱君陶、赖少其、李百忍、王学仲等书写,其艺术性之高,代表性之强,堪称一流。金文、篆文、隶书、魏碑、楷体、行书、草书各类书体兼备,几乎涵盖了各个种类,书法作者遍及全国。据当时的项目专家负责人侯殿华先生说,入选作品经过了层层的严格把关,从全国书法家征集的作品中好中选优是中华文化的优秀基因。风格各异的书法艺术与烈士诗文珠联璧合,相映生辉,赋予碑苑极丰富的艺术风格,翠竹雅书,别具天趣。


只要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人们总会在“龙华碑苑”的喷水池边驻足,孩子们总是兴奋地惊呼:虹!


漫步在园中,我们欣赏到艺术家创作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财富!


盘点龙陵的红色宝藏,让我兴奋不已,从英烈的诗文中回味初心使命,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新时代,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奋斗过程中,我们依然需要革命战争时期的那股子劲,那种奋斗的“红船精神”!“加强对英雄烈士的保护,传承和弘扬英雄烈士精神、爱国主义精神,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忘初心,发扬光大,引导人民树立共产主义的人生观、价值观、事业观,让红色基因得以传承,使之成为激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精神力量。


漫步在园中,我们思考如何开发英烈以鲜血凝成的红色资源,用红色基因,创造出鲜活的文化产品,如何从英烈的手中接过接力棒,担负起复兴之路的使命!


“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落在我们身上,怎样传承和弘扬,这自然是一篇大文章!红色文化,有传才能有承,可传的文化产品须让人喜欢,乐于接受,因此,文史含量、喜闻乐见、活泼多样、接受(消费)便捷等诸要素,都要综合考虑。通过扩宽思路,开拓途径,在红色资源上用心,确实是还是有许多文章可做的。


英烈事迹是要传颂的!

英烈精神是要继承的!

中华文化是要传承的!

诗词是可以吟咏的!

书法是可以欣赏的!

碑刻是可以临摹的!

碑苑(纪念建筑)是可以阅读的。


我们学习英烈,已不是简单地模仿英烈行为的革命年代,而是在新时代接受英烈的红色遗产,让英雄人物走进我们心里,让英烈精神融进我们血液,培育出传承和实现英烈遗愿的“后来人”。在我们后人的心中埋下红色文化的种子,让它开花结果,世代相传!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享受民族优秀文化的同时,领悟到先烈精神,继承英烈的遗愿,打造“龙陵”的红色文化的高地,实现爱国心、报国志、中国梦!


注释:

①《龙华千古仰高风--龙华烈士陵园》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1998年8月

②习近平《弘扬“红船精神”走在时代前列》载《光明日报》2005年6月21日

③《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2018年4月2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5月1日施行)


作者:

鲍海燕 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会员,原龙华烈士纪念馆工程师,老科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