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老科学技术工作协会造船专业委员会
 

工匠精神 江南之魂

发表时间:2017-08-13 15:01作者:张小铎来源:手稿 17年春


江南造船厂的可贵之处

张小铎


我从1954年至1999年一直在江南造船厂工作,最初从事修造船的轮机工艺,1969年起从事新造船舶轴系,甲板机械和管系的设计工作。1981年担任27000吨货船轮机部份工艺工作,1982年受香港环球航运公司的聘用,作为27000吨货船“世谊”号的保证工程师随船航行至各国。



1987年转而从事非船舶机械的设计、技术开发、对外合作生产。


解放前船舶的修理与建造工程实行承包制,包工头掌管工程的全部事务,包括工艺工作。来自大专院校的毕业生实际上只能从事一些技术辅助性工作,尚不能涉足具体的操作,修船勘验均由生产小组自行处理,外协加工等事务也有小组自行联系加工。


1953年开始随着中苏关系的发展,船舶修理与建造的工艺流程发生了质变。我有幸在这一重大转变期间进入了江南厂钳工车间技术组(该组成立於1953年),船舶的修理勘验以及制定修理单、订货单、工艺规程的工作改由我们技术组施行,大专院校毕业生开始掌管大部分工艺技术工作。


然而由于没有长期的操作经验积累,技术工作的许多方面仍然无法与老技师们的实践能力相比。那年我才20岁,一同分配的同学中有两位仅18岁,都是孩子,不受个别老技师的待见,说今年派来的怎么都是孩子,当时江文庆技师说,别看他们现在是孩子,江南造船厂的工艺技术水平是代代相传的,几年以后都是他们的世面。果然,五年以后我们都成了能独挡一面的技术人员。


我深深认识到,以前掌握技术是一件何等困难之事,老技师们不太会看书,那时叙述工艺的书籍本来就极少,很多新、难的技术是从外轮轮机长、大管轮的修理操作中看到、体会到的。实践中学技术常会处在一种难以言说,只能用心领悟的境地。举一个老技师江阿四的例子,南昌舰透平发电机调速器失灵,一直修不好,长达一周,别无他法,请来了老技师江阿四现场试车,只见他将调速器拆到内场,钳桌台上放上组装的调速器,江阿四师傅自己拆卸,重要零件、组件做记号,再根据记号重新组装,接着在船上试验,工况正常,好了。江师傅在钳桌台上拆装时车间主任做下手,工段长、生产组长围在旁边看,其他人想挤也挤不进去。试好后,看到拆装过程的人问江师傅:“你在哪些部位进行调整?”他说:“这是运气,我也弄不清楚,只是在拆卸时做记号同时考虑了调整量,再按记号调整装配就好了。”江师傅说得轻巧,其实正是他平时处处留意,到时匠心独用,水到渠成的结果,江师傅是江南造船厂的优秀技师,更确切地说他是优秀的江南造船厂的工匠。


江文庆老技师当时所说的的话,肯定是他老人家的前辈,在他们一代初进厂时议论的重复,表明江南造船厂深厚的修造船技术水平,来自于工人师傅们扎根在一线,老的带小的,日积月累的不懈努力。因此当我步入中年时,看到稍显稚嫩的小弟妹进入工作现场时,就意识到他们是我们的接班人,他们会强过我们,江南厂的工匠精神必将代代相传。这种品质的传承如同苏州百年老店"陆稿荐"的名扬姑苏的"酱汁肉"一样,是靠传统的力量维系着的。陆稿荐会对每个新加入该店工作的员工赠送一钵头肉汁以资祝贺,新店将它加入大肉锅内,并认为这是一个尊贵的礼物。因为老店的大锅持续百年,每一块肉加进去时要吸收锅内肉汁的基因精华,同时将自己的基因留存锅内,循环不息的积淀成就了陆稿荐肉质的鲜美。


解放后,这些优良传统随着江南厂对全国沿海沿江大批新建船厂的人员支援而在全国发扬。其中如著名的广州船厂,武昌造船厂等,某些方面都有着相同的江南基因。六十年代中期七院八所某设计人员对我说,他曾在南方某船厂配合施工,到船上总有些工人找他,请他解答图纸上的疑问。他也曾在江南厂配合施工,每到船上也总有工人找他指出图纸上存在的问题。他说首制品经过江南造船厂施工后,图纸可以更完整,更可靠。全国各船厂能很好地消化接受由江南厂参与修改过的技术文件。如今,经过不断地生产实践,全国造船行业有了共同的技术标准平台,其水平已发展成为世界一流。


江南机器制造局自1865年创办以来经历过多次造船史的盛衰周期,当衰退时,有些船厂缩小规模甚至倒闭,但江南厂则不然,那时官方下达军舰的订单,以资维持,造船兴旺时,由于江南厂的工资偏低,很多技工就跳槽走人,衰退时这些人又想回来,这时船厂挑人,据说8级7级(当时技术级别分档不详,反正这个意思)肯定收留,因为各个8级的专长不尽相同,难度高的技术活要依靠他们,6级要看情况,5级以下免谈。这些措施都为了一个目的,保持国家造船基地经久不衰。



江南造船厂能成长到今天的规模与时代赋于她的机遇紧密相关。九十年代我曾到过马尾造船厂,该厂比江南机器制总局(江南造船厂前身)早成立,到抗日战争开始时,它们建造船舶的累计总量比江南厂还多,但在日本占领期间没有发展,解放以后由于与台湾仅隔一个海峡,很难得到发展。因此到九十年代,该厂的规模相当於上海地区的中小型船厂,对此我甚为伤感。也为江南厂庆幸,江南厂在解放后的国家建设中创下了无数个第一:


第一台万吨水压机

第一艘自行设计的5000吨货轮

第一艘常规潜艇

第一艘自行设计的万吨货轮

第一艘自行设计的护卫舰

第一艘导弹驱逐舰


江南造船厂不仅在生产技术上,在其他方面也有着在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军阀混战时,由于当时江南机器制造总局以造枪炮为主,某军阀感到威胁很大时就退守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局内枪炮子弹充足,围墙坚固,江边本来就有几艘船,只要多拉些大米,总局就成为能攻能守还能溜的根据地。据说当时有种说法,要得上海天下,必须将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攻下,大王易帜才算成功。


解放以前,江南造船厂地下党的力量很强。解放后历次远动中,江南厂始终是第一批,工作队队长的级别肯定很高。


最后想强调修船的重要性,以轮机方面来说江南厂从修船中获得的技术积累要比造船多,造船战线上的轮机工艺骨干差不都全是修船部门转过来的。原因在于修船周期短,机种多,面且损坏的状况千差万别,修理的方法千变万化,这些都是促使工艺人员进步、成熟。


祝愿江南造船厂能永葆青春、奋发图强。